绝世邪君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叶凤扆来剑宗_1

2020-01-16 18:19:14 来源: 昆明信息港

绝世邪君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叶凤扆来剑宗

听到秦石的心声,邪魔不由的一怔,旋即哈哈大笑:“不错,不错,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从一个小镇子闯到今时今日,天不怕地不怕的秦石。”

秦石会意而笑,他知道邪魔是在激励他,让他不要因溟组之事而感到压力。

只是,真的会没有?好在,他懂的如何将压力转化,成为他手中锋利的剑,刺向溟组的动力。

苏辄一事,最终在半个月的没有结果中不了了之,剑宗众人的心思也随之转变,放在如何修复剑宗的事情上。

荏苒之速,梭光剑影一般。

在这期间,秦石难得无事,索性的在厢房中对灵力灵魂之力的修行上探寻更深奥妙。

这期间,皓月和羽月便成了这里的常住之客。

“我说,大哥啊,你都快臭在这房间里了吧?最近剑宗宴席无数,一次也不见你参加,你可是这次大战的大功臣啊,天天就猫在这房间里有意思没意思啊?”皓月慵懒的靠在门后,手中摇晃着杯刚从酒席上拿下来的烈酒,喝的有些上头。

秦石瞥了眼一眼,摇头道:“都和你说了,叫你少喝一点,你们喜欢玩就去玩呗,何必非要拉着我呢?我又不喜欢这种场合。”

“对,你当然不喜欢了,在赤炎有妻子有儿女的,哪里像我啊,羽月这犊子,也天天围着晴儿装情圣。”皓月破口骂声,而从他的声音里,却是能听到浓浓的自嘲。

秦石这才收敛气息,停下体内灵力的运转,古怪的望向他一眼,无奈一笑:“我领你去见个人。”

“嗯?”皓月怔了怔:“见什么人?”

“跟我来吧,见到你就会知道了,到时候可别太感激兄弟。”秦石站起身,跟着他虚影一晃,一把抓住皓月的肩膀闪身从房中离去。

咻!

秦石速度极快,喘息间便是万米消融,最终停在风沙的长老殿旁。

停下来,皓月脸色都紫了,连忙扶住旁边的一棵古树呕吐,半响才怒骂:“石头,你王八蛋啊,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变态,这种速度让不让我活了?”

“坚持会吧,一会见到那人,你别埋怨我不够快就行。”秦石诡异一笑,旋即他推开长老阁石门。

吱!

一声清脆的声响,旋即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空旷的长廊,而在那长廊的尽头处,是一名曼妙的女子,那女子貌美如花,杏眼中含羞的迷离,她顺着石门推开的声响微微回眸。

而在那瞬间,扶着古树的皓月则是吃楞住了。

他目光几乎在瞬间空洞。

“凤,凤扆?”

不错,那站在长廊尽头的,正是曾经风域的弟子,也是皓月暗恋了三十年的女孩:叶凤扆。

看见皓月,叶凤扆的美眸间也是被图上蒙蒙水雾,皓月步伐几乎都踉跄的走到叶凤扆身前,他双手颤抖的在那娇容上轻轻拂过:“凤扆,真的是你吗?”

叶凤扆的泪水止不住留下,轻点螓首:“嗯……是我。”

一个大大的熊抱,皓月将叶凤扆拦在怀中。

这时,秦石走到两人身后笑了笑:“怎么样?现在还怪我太快吗?”

皓月没好气的白了眼秦石,道:“哪壶不开提哪壶是不是?滚蛋!”

“哈哈!”秦石忍不住的一笑,旋即用力的拍了拍皓月肩膀,道:“我能做的,可都为你做了,至于你能不能把握住,可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喽。”

“行了,我就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秦石挥挥手,转身离开。

他是含笑的离开,他是真为他这兄弟感到开心。

叶凤扆是三日前抵达剑宗的,又风沙接应,本来,秦石是想当时就转告给皓月的,不过叶凤扆提议先等一等……三十几年,她重要面对,多少需要些时间。

为此,秦石也没有反对。

期间,他还问过许多关于沁雪心的事,只是,叶凤扆所知十分甚少。

通过叶凤扆,沁雪心只带给秦石两个字。

“等你……!”

而虽说是简短的两个字,在秦石那无波的心潮却是陷入波澜,让他忍不住的仰首,握拳。

“雪心,等我……!”

望着走远的背影,皓月还没有从幸福中醒过来,他望了望叶凤扆,又望了望秦石,砸了咂嘴,道:“凤扆,你怎么会在剑宗?”

叶凤扆羞涩道:“符魔大会,是石头救了我,也是他治好了我妹妹的病疾……”

闻言,皓月对秦石升起感激,当然他嘴上是不会说的,并且还恶狠狠的骂道:“靠,这王八蛋,他既然早就知道你没事竟然还不告诉我,害的我伤心了这么久!!!”

叶凤扆转踢道:“皓月,我答应过秦石,等到我妹妹无事,我就会来剑宗,兑现我与他的承诺。”

“什么承诺?”皓月还被蒙在鼓中,不由一怔。

叶凤扆玉面一羞,旋即她抿了抿樱唇,突然做出个极大胆的动作,轻轻的踮起脚尖,玉臂环绕在皓月的脖子上,那粉红色的樱唇,轻轻吻下。

突然感受到从叶凤扆唇齿间传来的火热,在那片刻间,皓月是失神的。

……

关于叶凤扆,秦石找过风沙,在一番死缠烂打之下,终于是将叶凤扆从青雪宗转为剑宗弟子。

自此之后,皓月算是彻底坠入爱河。

当然,在皓月与叶凤扆之间,似乎始终有着一道惟妙惟肖的引线,而那引线,便是当年的流云,自两人在一起后,谁也没有主动提起过,不过两人却十分默契,将溟组列为世仇。

也是因此,在秦石往后的几年中,与溟组相互厮杀与对抗的过程里,一直到那万古枯成时,皓月与叶凤扆始终相伴左右。

当然,那些都是后话,此时两人正处于狂热当中。

为此,秦石难得又清静几日,终是在第七日的子夜,月色刚巧被稀薄的云雾遮蔽半边,景色十分饶人心神之际,一抹暗涌许久的魂力在秦石识海爆发。

一抹金色龙光,缠绕在他元神之处,让他黑眸变的无比透彻。

他似乎感觉,在那瞬间他看到了人生最本源的地方。

当然,稍纵即逝,光泽渐渐区域平淡,他微微的捏握下拳:“这就是咒域境大成吗?”

没错,在符魔大赛后的几个月里,他灵魂之力又成功突破。

而这次的突破,也让他十分满意,索性剩下的后夜不再疲惫,埋头倒在床榻上呼呼睡去。

翌日,东方渐白。

“咚咚咚!”在一阵嘈杂的敲门声中惊醒,秦石睁开睡眼惺忪的眼,伸了个懒腰。

“羽月?”

打开门,见到羽月秦石一愣,这小子,这个点不应该和晴儿在床上正亲密呢吗?跑这来干嘛?

“石头,皓月那小子最近抽什么风?想找他喝口酒都见不到人影,索性来找你了。”

秦石满头黑线,暗骂真是刚送走尊大仙,又来了尊大佛啊。

“我可没空理你,我今日有事要做。”

“别呀,我师父师母他们也在,特意叫我来喊你的,晴儿已经将好菜都准备好了。”

“剑擎长老和梅天娇长老也在?”

“嗯嗯!”羽月连连点头。

犹豫一下,秦石这才没有拒绝,有一件事他也想亲自与梅天娇确认一番。

关于梅天娇,在回到剑宗后,顺理成章的接人鲁山,成为天香阁的执法大长老。

对此,鲁山也是十分乐意,正好每日闲下来和风沙一样,在后山的剑庭院中下下棋,喝喝茶。

来到羽月和晴儿的住所,见到剑擎两人秦石客气的抱拳:“弟子秦石,见过两位长老。”

剑擎苦笑摇头:“你小子,别折煞我们了,以你现在的修为与实力,我怕是在你面前都很难走出十招,你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啊,昨日掌门还在与我们商谈,看看是不是给你个长老职务。”

闻言,秦石嘴角抽动几下,连忙拍手的道:“别别别,千万别,我这人可做不了长老。”

他心想,硕大个秦宗,在赤炎他都懒得去管,竟然还想让他在剑宗当长老?这不胡闹呢吗?

“你个臭小子!”剑擎欣慰的笑骂声,旋即没好气的瞪向羽月,道:“唉,也不知道我这蠢徒弟,什么时候能开开窍,跟你多学习一点,有你一半啊,我就知足了。”

羽月撇撇嘴:“怎么又说到我身上来了?你们聊,我去帮晴儿了。”

“哼,没出息的东西!”剑擎吹胡子瞪眼。

秦石干笑声:“剑擎长老也别这么说,在年轻一辈,羽月已经十分出色了。”

梅天娇在旁边也是婉月而笑,道:“是啊,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就别跟着瞎操心了。”

秦石闻言先是一愣,自大战之后他是首次见到梅天娇,在他印象里面,梅天娇应该是个强势之女,却没想到也有这般女人的一面。

似乎察觉到秦石异样的目光,梅天娇一愣:“秦石,怎么了?”

秦石猛的回神,旋即连忙摆手,跟着又用力点头,他道:“前辈,晚辈确实有一事,已经困惑晚辈许久,想要请问下前辈。”

...

重庆华肤医院金铮
双峰县中医院
吉林市治疗牛皮癣医院
海南牛皮癣医院哪好
泰安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