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广播 第一百九十章 黄泉再启!

2020-01-16 14:47:17 来源: 昆明信息港

恐怖广播 第一百九十章 黄泉再启!

“什么?”希尔斯还没反应过来,依旧继续精心修剪着自己的腿毛,其姿态,像是一个优雅的贵妇。

“我这里的证道之地通道,已经被打开了。”

苏白相信陈茹不会在这件事上骗自己,事实上,陈茹人设崩塌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个女人的思维有种混乱和执拗的感觉,哪怕她之前在那件事上的忽然反水确实应该很遭苏白这边的人去恨,但事实上哪怕是心眼儿最小的胖子提起她时也只是笑笑懒得说什么。

或许,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那就是在老富贵布置的大背景之下,任何其他人的表演都显得黯然失色了吧。

大局早就定下,自己等人无非是大小不同的咸鱼而已。

“欧!我的苏,真的么?真的么!”希尔斯激动得不能自已,即使是精通阵法的他也不能百分百地确定自己是否能够打开西方证道之地,但现在苏白却直接告诉他事情已经完成了,他怎能保持淡定?

“拿这件事开玩笑,没必要吧?”

“好的,苏,我这就去订机票,你把你的位置发给我,我马上过来找你。”

将自己的位置发送出去苏白就关闭了视频,然后苏白发现小家伙居然一只手在摸他自己的腿,这让苏白不由得有些又好笑又好气。

“你有个什么腿毛摸什么东西啊。”

小家伙有些懵懂地看着苏白,似乎没懂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视频里那个大叔大腿上黑黑的,自己却没有。

将小家伙抱回小庙交给了熏儿,恰巧胖子也洗好澡走了出来。

“胖子,跟我去趟大理。”苏白说道。

“大理?”胖子马上明白了过来,“哈,证道之地被再度打开了?”

“嗯,陈茹刚给我来了信息。”

“成,现在就走呗,和尚跟佛爷看家。”

“阿弥陀佛,要去,就一起去吧。”和尚在此时微笑着说道,他是去过证道之地的,上次是和苏白一起,只是那次众人实力不够,又被如意给虐杀了一通,也没好好地瞻仰和观察。

况且现如今和尚是众人之中境界最高的一个,理论上来讲,证道,是他面前所需要面对的一个问题。

“好,一起去吧。”苏白点点头。

众人没开车,而是选择了步行,以他们现如今的境界,几百公里的路程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就纯粹是当郊游了。

熏儿并没有一同前往,她继续留在了小庙里消化吸收佛爷对她的点拨。

苏白尽量放慢了一点速度,小家伙毕竟在自己怀里,快速行进之中的压力很大,苏白可不愿意小家伙出什么意外。

也因此,众人上午出发,到下午时分才来到了大理。

哪怕已经算是半入冬的季节了,但白天时候的大理还是暖洋洋的,这里海拔稍高,太阳光线充足,不过昼夜温差比较大,等到晚上的时候就没那么惬意了。

苏白曾带着小家伙专程到大理旅游过,只是那次旅游的结束是以苏白陷入证道之地而告终的,当然了,小家伙似乎也对出来玩这件事没有太大的兴趣,他不像是其他孩子那样喜欢热闹喜欢欢腾,更多的时候,他体现出来的是一种恰到好处的宁静和活泼。

陈茹已经走了,她没留下来见苏白等人直接选择了离开,也是,再见面也没什么话好说,平添一份尴尬,见不见面真的有些没必要了。

不过陈茹刻意留下的那道法阵气息还是很明显的,这一次,证道之地的入口并不是在洱海边,而是在洱海内部。

众人站在洱海边,举目眺望,在他们的视野里,能够看见寻常人所看不见的气旋正在洱海水面某一处里起起伏伏。

“看来广播中止了听众销毁计划后采取了一连串的措施,否则阵法也不会这么轻松地被打开。”胖子看着眼前的此景分析道,他可是记得昔日陈茹拉着他一起来打开法阵时是个什么场景,哪怕对于那时候的陈茹来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还需要外面有一个自己去把持着阵眼接应她出来。

但这一次陈茹居然能够直接把阵法给打开架起来然后自己挥挥衣袖直接离开,撇开陈茹证道后阵法造诣也突飞猛进这个极端可能不谈,唯一的解释可能就是广播自己放宽了对证道之地的封印。

“准备下去吧。”佛爷说道。

“呵呵,阿弥陀佛,当然由主人家先请。”和尚看向苏白。

苏白抱着小家伙直接走入湖中,周身有一层隔膜将河水格挡开,慢慢地向下走去。

洱海的保护做得很好,毕竟这也相当于一座取之不尽的金银山,所以水下游鱼也比较丰富,小家伙就像是被爸爸带着去水族馆水下通道一样,看着四周游来游去的鱼儿显得很是惊奇,而且还伸手指着那些鱼,嘴里发出“咿呀咿呀”的声音。

毕竟是父子连心,虽然小家伙一直不会说话,甚至连走路也踉踉跄跄很勉强,但苏白还是能够听懂他是什么意思。

苏白伸手,两条鱼直接被拘了过来,苏白顺势甩向了身后的胖子。

胖子接过那两条鱼,有些纳闷着。

“你干儿子想要带回去给猫咪吃。”苏白解释道。

吉祥在家陪如意没来这里。

胖子“哈哈”笑了几声,还很配合地将鱼收入自己口袋里,其实,大家都清楚,吉祥不吃鱼的,也不要什么小鱼干,吉祥每天吸收一下天地精气就可以了,也没人见过吉祥吃过人类的食物。

这猫是真好养,不吃你的不喝你的也不捣乱拆家还能给你看孩子。

再往前没多远就看见一道类似公路上窖井盖一般大小的白圈,这是证道之地外围阵法的光芒,不由得,苏白心底也产生了一股亲切的感觉。

当下,抱着小家伙走入其中,身形摔落下去时苏白尽量控制着身形,稳稳当当地落在了最下方。

扑面而来的,是浓重的历史沧桑感,苏白闭上眼,深吸一口气。

证道之地,

我回来了。

一番兜兜转转,最终又回到了这里,但真的是物是人非了。

小家伙也学着苏白的样子闭上眼深吸气,然后吐出来。

苏白笑着在小家伙屁蛋儿上拍了两下,转身看向身后,和尚他们也跟着一起进来了。

和尚以前来过一次,但胖子跟佛爷是第一次进入这里,两个人显得更惊奇一些。

苏白直接往里走,他看见了祭坛上摆列着的十二口棺椁,其中有一口,自己在这里躺了半年。

小家伙并没有因为阴森的环境而害怕,反而显得很兴奋,这里指指那里看看,玩的不亦乐乎,就像是带着他进了游乐场一样。

“这是一座阵法。”

和尚走上祭台后直接说道。

“嗯,好像还带着传送属性。”胖子又抬起头看了看上方,“通过特定的组合排列之后,应该就能激发出来了吧。”

苏白闻言有些汗颜,这里的阵法自己当初是浑然不知的,一直到打洞小能手希尔斯打穿了过来他都没有留意到自己所睡的棺椁居然有这么玄奇的功能,但胖子跟和尚却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些玄机。

“前面,就是黄泉了么?”佛爷走到苏白身边问道,众人耳朵里,其实早就听到黄泉的声音了。

“这是回声。”苏白解释道,“黄泉,已经被冻结了。”

声音,是可以被浸染的,黄泉一流两千年,它是一个循环,不知道源头,也不知道结尾,却一直在循环地交替着,它的声音以及它的一切其实早就浸润了整个证道之地。

果不其然,当苏白等人离开了祭坛来到了那个之前供奉着滇国玉玺的台阶上往下看时,可以清楚地看见整条黄泉像是结了冰一样陷入了凝滞的状态。

但是那滚滚的波涛声却依旧不绝于耳,似乎它依旧在流淌,永远没有停息下来过。

再度回来,再次见到黄泉,苏白心中感触良多,他蹲了下来,小家伙依偎在苏白腿边。

胖子伸了一个懒腰,即使黄泉没动,但看起来依旧震撼。

佛爷盘膝而坐,默念经文,此间黄泉,和其经文之中很多地方可以相证。

和尚目光平静,看了看脚下,他记得,当初自己进来时,有一个老者在这个地方举起滇国玉玺然后化作了脓水。

“好看么?”苏白低头问小家伙。

小家伙点点头,食指放在自己的嘴里轻轻地咬着。

“注意卫生。”苏白将小家伙的手指抽出来,前方,似乎还可以看见昔日自己自暴自弃之下主动走入黄泉之中,后方,仿佛那个体态臃肿的家伙还躺在棺椁里每天给自己渡一缕尸气。

心中有些抑郁,看着面前静止不动的黄泉,抑郁更甚。

“想它动起来么?”苏白问道。

小家伙拍了拍手。

苏白笑了笑,手掌摊开,沉声道:

“我回来了。”

“轰!”

刹那间,冰封消散,

滇国玉玺自黄泉之中飞射而出稳稳地落在了苏白的掌心之中,发出阵阵颤鸣!

黄泉之中的无数残骸怨魂争相嘶鸣,仿佛是在庆祝自己的重生,虽然他们自己也清楚,自己其实早就死了。

前方黄泉,

再度滚滚而动!

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
北京安定医院
常德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河源治疗阳痿医院
唐山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