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雏 第一百七十九章,现身

2020-01-18 13:31:12 来源: 昆明信息港

战雏 第一百七十九章,现身

韩宇的话并未打动风闲,他只是淡淡一笑,平静地说道:“韩宇先生,我风闲哪里有什么名声,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修炼者罢了,”

韩宇沒有想到风闲竟然这般说话,不过不光是韩宇,就连朱啸都沒有想到风闲会这样说,风闲此人只给了朱啸两个感觉,其一就是风闲十分强悍;其二就是风闲遇到事情的时候一向显得那么平静,好像什么事情都跟他沒有关系一样,这种人是最难对付的,一时间朱啸竟然不知道应当如何做了,

不过在对付别人之前,朱啸首先要做的就是先探查对方的实力,凡事都要有一个准备,在有准备的情况下才不至于被对方逼得沒有丝毫应对之力,朱啸的灵魂之力一动,直接就将风闲笼罩在了其中,

可朱啸的灵魂之力虽然将风闲缠绕在其中了,但不探不知道,一探之下却是吓了朱啸一跳,任凭朱啸如何努力,朱啸就是探测不到风闲的实力,也就是说,风闲很强,因为强得太多了,所以朱啸根本就无法探测出对方的实力,

“啸儿,此人很强,一切都要小心,为师现在也不能跟你交流太多,不然说不得他都能够探查到我的存在,”木涵的声音突然在朱啸的灵魂深处响起來,因为有木涵的警告,朱啸甚至就连原因都不敢问,

既然对方十分强悍,那朱啸也只能占到便宜就离开了,朱啸抱抱拳,恭敬地说道:“既然风闲前辈都既往不咎,那小子朱啸自然只能从这里离开了,不过我真的很好奇,风闲前辈你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这般的深不可测,”

这时候韩宇有些急切了,要是风闲真的放任朱啸离开,那他也是不能阻挡的,韩宇看了看风闲,随后他一眼就看到了黄旗,这种时候只要抓到一根稻草都要用的,何况是黄旗了,韩宇陪笑连连,指着黄旗就说道:“风闲前辈,你有所不知,此人的名字叫做黄旗,乃是獠牙佣兵团的一个团长,现在显然他已经叛变了,他要跟着朱啸一起跟黄炳团长为敌了,别人可以离去,但黄旗此人一定不能离去的,”

朱啸不由得一惊,不过很快他也就平静下來了,要是风闲真的要留下黄旗,那就是拼了这条命不要,朱啸也不会丢下黄旗的,

“朱啸,这风闲乃是黄炳的师叔,他的实力深不可测,既然他们想要留下我,那我就留下吧,凭我黄旗的命可以换你跟唐正离开,那我黄旗也就死得其所了,”黄旗虽然心有不甘,但此时这却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

朱啸摇摇头,淡淡地说道:“黄旗,你是我朱啸的兄弟,既然你是我朱啸的兄弟了,那要死也是我死在你前面,风闲前辈的实力强悍,我就不信他真的会放得下强者的尊敬出手留住你我,”

“哼哼,”眼下什么事情都在风闲的一句话之间,韩宇自然不会放过任何的机会,怪笑几声之后,韩宇讥讽道,“朱啸,风闲前辈乃是当世高人,你以为他会上了你的激将法吗,”

此时唐正跟韩遂也已经罢斗了,唐正知道眼下情况危急,他直接站到了朱啸前面,急切地说道:“族长,风闲的实力虽然强悍,但我跟黄旗也一定能够拖得一段时间的,你不要管我们了,直接走,”黄旗觉得唐正说得有理,身体一动,直接挡在了朱啸前面,

黄旗是这样的义无反顾,唐正依然如此,朱啸不由得心生感动,他将黄旗跟唐正拉到身后,平静地说道:“正如韩宇所说,风闲前辈乃是当世高人,他要是想留下我朱啸,那自然会是光明正大的出手的,再说了,要是风闲前辈想要留住我,只怕你们二人也根本就不会有出手的机会的,”

韩宇还想说些什么,可风闲阻止了他,风闲盯着朱啸的眼睛,微微笑道:“这位朱啸小兄弟很对我的脾气,虽说现在我们是站在不同的阵营,但我风闲也不会出手伤你的,韩先生,罗格镇的事情本來与我风闲就沒有多大的关系,黄炳求我帮他守护你们韩家,我也只能保证你们的性命了,”

韩宇脸色一变,看样子风闲已经下定决心了,可是韩宇怎么会眼睁睁地看着朱啸离去呢,他此时对风闲变得不那么恭敬了,直接就指责道:“风闲,你说你会保证我们的性命,我看未必吧,既然你说你要保证我们的性命,为何韩方长老会被朱啸斩杀,你就是这样保证我们的性命的吗,”

风闲并未因为韩宇的话有任何的生气,而是依然云淡风轻地说道:“韩先生,韩方长老的死那叫做死有余辜,他知道自己面对的只是一个武士巅峰的强者,因此一开始战斗的时候他就放松了警惕,狮子搏兔尚需全力,韩方他竟然不知道自己才是那只兔子,”

“你,”韩宇彻底跟风闲撕破脸皮了,可他却不能拿风闲怎么样,一时间,韩宇老脸气得通红,却也什么都不能做,

风闲微微一笑,淡淡地继续补充道:“之前这位小兄弟跟韩方战斗的时候我风闲一直在一旁观看着,你韩先生还不知道为何韩方长老会沒有通知黄炳吧,那我风闲就告诉你好了,韩方他想要独吞这位朱啸小兄弟的纳戒,”

“风闲,你,”韩宇有些口不择言了,要是之前还有那么一点客气,那现在韩宇是真的一点都不客气了,他怒道,“这一切不过是你风闲的一面之词罢了,风闲,莫要以为你自己就是这个大陆最强的人了,你确实强悍,但这个大陆上能够斩杀你的人还有很多,”

风闲的脾气很好,任凭韩宇火气多大,他都是云淡风轻的模样,随意笑了笑,风闲无所谓地说道:“确实,大陆上能够斩杀我风闲的人大有人在,但这些人之中并不包含你韩先生,不要怪我风闲太过坦白,你漠城韩家虽然强大,但能够胜过我风闲的人,哼,也不是我风闲夸口,也就只有那么几个罢了,”

韩宇原本是要借风闲之力留下朱啸等人的,想不到事情竟然闹到了这种地步,韩宇十分不甘,正是这个原因,韩宇此时已经被怒气冲昏了头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韩遂见状,赶紧走到韩宇跟风闲之间,劝慰道:“你们两位这是在干什么,韩宇前辈,风闲前辈,我们都是自己人,我们怎么能够不一致对外,倒是在这里自相残杀呢,”

风闲瞥了瞥韩遂,淡淡地说道:“韩遂小子,你给我闭嘴,我风闲最看不惯的人就是你这样的,你的八面玲珑最好不要施展在我风闲身上,我风闲并非你们的护院,要是惹得我不高兴的话,当心你们不是死在别人手上,而是死在我手上的,”

“这……”韩遂的心思正如风闲所言,被风闲一下子揭穿了,韩遂脸色微微一变,他冷笑两声,淡淡地说道:“风闲,虽说你并非我韩家的护院,但你也要把你的位置给我摆清楚,虽说你风闲的实力强悍,但我韩家也不是那么好惹的,你风闲不是夸口能够将我韩家尽数屠戮吗,我韩家的人就在这里,风闲前辈,你是要现在动手还是缓缓呢,”

风闲微微一笑,随即缓缓将手抬起來,淡淡地说道:“好啊,择日不如撞日,既然你们这么想死,我自然是现在就成全你了,”

“住手,”就在风闲刚刚要动手的时候,一个威严的声音从空中传了过來,很快,黄炳从空中缓缓而降,落在了风闲前面,风闲乃是黄炳的师叔,虽说隔着老远的时候他敢说“住手”,但是到了面前,黄炳也不敢太过放肆,笑脸劝慰道:“师叔,韩家跟师侄我是同盟的关系,你可不能对他们出手,”

“黄炳使用的乃是元气化翼,他是武将境界的强者,怪不得他会这么强悍,”黄炳落地的时候虽然将双翼收起來了,但黄炳还是暴露了自己的实力,不过虽说是知道了黄炳的实力,眼下朱啸却也注定战胜不了他,

“看样子我要走的路还有很长,现在我战胜不了黄炳,想要不至于输得那么惨,恐怕我至少都要有武者境界的实力才行,”

朱啸紧紧地握握拳头,随即他抱抱拳,笑道:“黄炳团长,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再次见面了,别來无恙啊,”

风闲跟韩宇他们虽说还是沒有就此和解,不过有黄炳在这里,他们不至于会撕破脸皮就此动手,黄炳看了看朱啸,抱拳笑道:“当日你就能够以一己之力对付赫本了,我还以为你是何方的少年英雄,真是沒有想到,你竟然就是那么连烈火长老都斩杀了的朱啸,朱啸族长驾临罗格镇了,真是幸会啊,”

二人的表面功夫做得确实足,但只要长了眼睛的人都知道,这二人都巴不得斩杀对方,他们之间的和气紧紧局限于表面上,甚至表面上都沒有那么和谐,

风闲有些不满地咳嗽几声,淡淡地说道:“黄炳,朱啸小兄弟,既然你们都相互看不惯对方,要分出个高下就现在分出來,何必这般假惺惺的,”

眼下二人真的可以分出个高下來吗,不行,二人都不想现在就分出高下來,朱啸不想,黄炳就更不想了,

黄炳对于现在的朱啸來说还是太强了,要是不借助木涵的帮助,朱啸根本就沒有办法战胜黄炳,明显就知道自己战胜不了却偏偏要战,结果无异于送死,朱啸可沒有活得不耐烦,他想战胜一切敌人,但一切都要靠自己的双手來战胜,

黄炳对朱啸也是十分忌惮的,朱啸出手杀伐果断,而且就连赫本都能够战胜,赫本的实力黄炳是再清楚不过了,特别是在周围有着死尸的地方,当日朱啸跟赫本战斗的地方黄炳是亲自前往过的,虽说在那种地方战斗黄炳也是能够胜过赫本的,但要是不付出一些代价也是不行的,

当然,付出一些代价就能战胜朱啸的话,他黄炳自然也是不会在意的,不过眼下他确实不能随意付出那样的代价了,现在苍鹰佣兵团已经跟獠牙佣兵团闹得水火不相容了,早晚都要有一战的,现在的朱啸对黄炳不过疥癣之疾,真正的大麻烦是特迪马尔斯,要是他跟朱啸拼得个你死我活,但却让特迪马尔斯钻了空子,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黄炳深知其中要害,他假惺惺地一笑,说道:“朱啸族长这样年轻有为的族长,今后在泰雅帝国乃至整个西南大陆都会大有作为,这样的青年俊杰,我结交还來不及,怎么会想跟他分出个胜负來呢,即使我们想要分出个胜负,那也只是相互讨教,不会伤了对方的,朱啸族长,我看这样吧,你我都怀有想战胜对方的想法,这几天我黄炳也有些事情要解决,等我闲下來之后,我们一定要分出个胜负才是,”

这已经是十分明显的挑衅,朱啸岂会不知,不过朱啸丝毫不惧他黄炳,“这可真是求之不得,黄炳团长乃是武将境界的强者,到时候还望黄炳团长手下留情才是,”

黄炳笑着点点头,随后对朱啸淡淡地说道:“黄旗本來是我獠牙佣兵团的一个团长的,我黄炳也是拿他当兄弟看待的,也是他跟的是你朱啸族长,要是他跟着别人的话,无论他走到哪里,我都会将其斩杀的,既然你朱啸族长缺少人手,那黄旗就过去帮你吧,黄旗,你可要好好保住你的性命,不然就难以帮助朱啸族长了,”

黄炳这句话已经是十分明显的威胁了,黄旗忍不住就想出手,朱啸轻声咳嗽一下阻止了黄旗,淡淡地回应道:“私自带走黄炳团长的人也是我朱啸失礼了,只是黄炳乃是我朱啸看上的兄弟,既然是兄弟,那自然是生死相依的,黄炳团长你放心,谁想斩杀黄旗,那也得问我朱啸答不答应,”

(我还真的感谢那些包月的用户,要是沒有他们,我的书铁定是无人问津的,)

龙岩市第二医院
梁平区中医医院
常德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菏泽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太原治疗阳痿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