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术力量第二十二章离去

2020-01-21 07:20:36 来源: 昆明信息港

巫术力量 第二十二章 离去

菲尔趁着夜色从窗口进入自己的房间,没有惊动任何人,把黑衣刺客丢在地板后,草草揭开自己肩上的布条,伤口没有变黑或有其他异状,黑衣刺客只在最初的那势在必得的一箭上抹了毒。

黑衣刺客的素质非常好,肯定是从菲尔一出旅店就开始跟踪,而自己居然没有一点发现,直到海边,黑衣刺客为了靠近从远处入水,然后接近菲尔发出一支毒箭,他只是没有想到菲尔这位预备巫师学徒还是一位骑士,导致了失败,不得不近身刺杀。

菲尔小心地处理肩上的伤口,换了件一样的衣物重新从旅店门口大摇大摆走回自己的房间。经过白巫师区域与暗巫师区域的交界处时,他遇上一个熟悉的面孔。

是那个在海船上对他使用零级巫器的少年。

菲尔后来打听到,他就是那个拥有四等巫师资质的莫林。

莫林看到菲尔走向暗巫师区域的房间吃了一惊,但是他左右看了看,发觉没人后上前挡在菲尔身前。

“卑贱的下等人,你是叫菲尔没错吧?”

菲尔皱着眉头看着他,不能确定自己受伤的身体能不能闪过对方的零级巫器,只要做好准备,他发现其实零级巫器确实没那么吓人。

“虽然你测出了巫师资质,但是不要得意忘形,”莫林看起来对于昨晚在海船上的遭遇十分痛苦,“你仍旧是个贱种!”

“滚!”

菲尔抬起右手,莫林吓得闪开到一旁,但是立即愤怒的看向菲尔,只不过更小心罢了。

要不是烈火射线零级巫器的后遗症还未完全消退,要不是旅店内部禁止私斗……有太多的“要不是”使他只能看着菲尔淡然地走回房间。

走回房间,菲尔看到黑衣刺客仍旧昏迷在地上。稍微处理了一下黑衣刺客的伤口,菲尔坐在一旁等候。

不一会儿,黑衣刺客醒来。

“我不能说谁雇佣了我杀你。”黑衣刺客知道菲尔要问什么,但是他必须遵守佣兵守则。

菲尔没有说话,黑衣刺客是个聪明人。

“但是我可以说出一点线索,”黑衣刺客说,“那个人在发泄的时候,隐晦的表明了是和你同一艘海船来的,并且还和你在大庭广众之下有过一次冲突。”

“我知道了。”菲尔之前就有了唯一的猜测,现在只不过是验证而已。

“我还要付出什么。”黑衣刺客继续问,这点消息肯定不能换来他的生命。

“两件事,我让你安然无恙离开。”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逝,菲尔拿着凭证跟着一队平平无奇的商队离开维多利亚港。

一处商道旁的密林深处,两道一红一黑的身影在林间一闪而过。在他们前方一头香狐疯狂逃窜,香狐是一种速度极快的狐类,不仅肉质甜美带着异香,就连雪白的皮毛也有香味常年不散,常常是那些贵族小姐夫人竞相争夺的皮草之一,但是香狐速度极快,警惕性高,市场的正宗香狐皮草极少。

香狐感觉到生命的威胁从身后不断接近,它高高得跳过一丛灌木,险之又险地避开那道红色身影手中挥舞的大剑。

红色身影大笑一声,双脚用力一踏身旁的树干,借力向前冲去。

“我赢了!”红色身影说着,手中大剑已经挥向再也来不及逃窜的香狐。

“未必!”略微靠后的黑色身影此时反驳一句,就见他身形忽然一个恍惚,瞬间向前突进了一大步,一把十字剑在他手中犹如游龙向前一探,刺入香狐后颈,了结了它短暂的生命。

“哈哈,终于让我赢了一次!”

黑色身影正是跟随商队离开维多利亚港的菲尔,红色身影则是和他一同选择黑索高塔学院的米兰达。

“要不是你这个步法,我还能赢的。”米兰达只是说说而已,事实上也是十分佩服的。

离开维多利亚港的这三天,商队进入密林区后他们俩就经常趁着商队休息时刻外出打猎,一是为了吃食,二是为了比较技艺。

以往都是米兰达更甚一筹,毕竟她已经达到骑士中阶,而菲尔修炼日短,只是初阶而已。

不过今日菲尔突然崭露新的步法,让米兰达略失一筹。

而菲尔施展的步法,正是来自那名菲尔不曾问过姓名的黑衣刺客的第一个求生交换条件——黑衣刺客的一半身家和那个在他们厮杀中施展的步法。

正是这个步法让黑衣刺客紧紧跟随在菲尔身边,不仅使菲尔难以逃跑,而且多次的攻击全部落空。

步法名为“破风”。

说是破风,使用时却不会有一丝破风声,能够让使用者行动更加敏捷,更重要的是能在厮杀中瞬间逼近对手。

菲尔现在还未得到学院的冥想法,之前的冥想法不敢用,除了学习那本巫师笔记外,一直在修习这个破风步法,好在他身体素质不错,虽然骑士天赋不是太好,但是也在三天中学会了一点,才与米兰达的比试中第一次赢得胜利。

“咦?还有一只!”趁着菲尔在处理香狐,米兰达在发现不远处还有一只香狐后就立即抽身上前。

却见菲尔发现追不上米兰达,干脆左手一抖,一把暗黑弓身从背后抖出,握在他左手中,右手往后一掏,一只弓箭搭在弦上。

“咻!”

米兰达听到破风声立即想明白是菲尔在动用弓箭,没有多想大剑一挥就欲挡在弓箭前行的途中,无奈菲尔的弓箭速度惊人,米兰达迟了一步,远处的香狐已经应声而倒。

“混蛋!你作弊!”米兰达气的大呼小叫。

菲尔悠然地走过去收取猎物:“谁让你没有学过射箭,这是能力,不是作弊。”

米兰达恼怒地看着得意洋洋的菲尔,却无可奈何。

菲尔将黑衣刺客的一半身家发挥了全部作用,维多利亚港工坊流出的精品十字剑,暗精灵族的暗黑弓箭,还有一身上好的皮甲,再加上一些小物什,一个正式骑士的一半身家就被他挥霍大半了。

菲尔再也不敢想当刺杀来临时,如果自己连一点巫武器都没有将会发生什么。

当初与那黑衣刺客的最后拼杀,如果自己不是最后使用了一个戏法光亮术使黑衣刺客视野受限,那么那把匕首削下的就不是自己肩膀上的肉了。

拉了一次弓箭,菲尔有些冲动了,伤口才刚愈合,现在又撕开一道小口子,好在没什么问题,稍微处理下过几天凭借正式骑士的恢复力,也就没什么大碍了。

“走吧,回去了。”菲尔说,扛着两头香狐丝毫不在乎受伤的肩膀。

米兰达上前抢过一只较大的:“算你走运,下次我就不会放水了。”

菲尔讪笑着没有说话。

此时正是傍晚,夕阳的余晖撒入密林,影影绰绰的昏黄光线把两个扛着香狐的身影拉得老长老长。

少年少女偶尔争执几句,又继续缓缓前行。

菲尔从来没觉得像此刻般一样快乐。

而远在三天路程后的维多利亚港,前一晚,某处酒馆的后巷。

一个被敲晕的少年此时被灌下各种烈酒,烈酒汹涌的后劲让他迅速清醒过来又马上醉了过去,从开始到最后他都没有看清一个人影。

烈酒让他的记忆出现了模糊,他只会以为自己不知怎么的就喝醉了。

喝醉酒的少年马上被一群街角的赖子推搡着进入酒馆,在酒保那里又要了一大杯烈酒。

那些赖子趁此机会痛快的喝了一场酒,很快就离开了,只是有一名悄悄解下少年手指上的一枚戒指后才离开。

醉酒的少年在烈酒和幻觉中度过了半夜,到了午夜才走出酒馆。

他脚步踉踉跄跄地走上酒馆旁边的桥上,海风吹来,少年立马趴在栏杆上吐了出来。

一个黑影忽然从桥底跳出来,只是轻轻一扯,少年就摔死在桥底下。

如果少年不死在这里,前面还有一辆失控的无人马车,和一根从房屋高处被风吹落切口锋利的晾衣竹竿……

直到早晨少年的尸体才被港区护卫队发现,只不过那时少年身上的不着片缕,连内衣亵裤都被过路的流浪汉扒去。

护卫队只能看到一丝线索全无的赤裸尸体,就算查到酒馆里也只会得知一群庸碌无用的赖子,在维多利亚港的黑城区,这样的赖子几天就能死一大批。

这天一名九首蛇学院的巫师有些恼怒,他刚刚得知有一名选择他们学院的四等巫师资质的学员,因为在前一晚酒馆喝醉了酒,居然摔死在酒馆旁边的桥下。

但就算他再愤怒,在这场突然的意外前也无可奈何,只能叹息少了一名学院未来的种子,并在剩下的学员间发布禁酒令。

数月后会有一名来自远方家族的巫师前来探查他家族的一名拥有极高巫师天赋的少年意外身死是不是来自一场醉酒。

这名巫师有着他独特的手段,他会抽出这个少年的最后一丝灵魂探查,而他只会看到这个少年似乎去酒馆喝了酒,然后在桥上吐的时候不慎摔下,所以他的灵魂里没有一点怨恨的气息。

虽然少年曾经怨恨过另一名少年,但是他已经雇佣了一名黑衣刺客前去刺杀,留下的只有快意。

所以这名巫师最后只能得到少年确实是意外身死,最后他有些可惜家族的一件零级巫器已经流失,虽然做了标记,但是巫师世界那么大,是不可能再找到了。

而这整个事件背后,一名拥有正式骑士实力的黑衣刺客,虽然身体仍旧受伤未愈,但是在经过一次失败后的暗杀设计显然仍旧能够轻松完成,况且两次刺杀一个是正式骑士,一个是醉酒的平庸少年,没有可比性。

他准备刺杀前,也混入了那群赖子,轻易的就从一名醉酒的少年身上偷来一枚戒指,几年后他通过黑市卖出这枚拥有奇异能力的戒指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财富。

而这,就是菲尔给黑衣刺客的第二个求生交换条件。

桑植县民族中医院预约挂号
宜昌市夷陵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最好的医院
宁夏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太原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