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目道 百一十八章 难缠对手

2019-09-25 23:19:39 来源: 昆明信息港

神目道 百一十八章 难缠对手

过了几分钟,审讯椅上的伊贺甲川终于镇静下来,满脸通红,双目发赤,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下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好像刚从浴池中泡了个温泉澡,只是掩饰不住满眼的恐惧和疑惑,和刚才吊儿郎当的样子大相径庭。

“伊贺先生,说脏话是要受惩罚的,你们的家教中难道没有这一条么?怎么样,现在可以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了吗?”虎引风轻轻放下茶杯,继续问道。

“你,你刚才究竟对我做了什么,我要控告,我要上诉,我……”

“够了,伊贺,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我怎么了,我到底怎么了,我和你距离这么远,中间有遮挡物,上面有摄像头,我怎么你了,你自己发羊角风难道还要我们中国人负责吗?

行了,别装神弄鬼了,老老实实告诉我,你和柳归在11号房间究竟搞了些什么,这是你一次自首坦白和争取宽大的机会,你要不抓住,就死定了,这辈子都别想再见到你们的樱花了,你信不信?”

伊贺甲川面部的肌肉明显抽搐了一下,显示出这小子正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但是,不愧为伊贺家族新一代忍者的领军人物,他也只是这么一愣神,立刻就恢复了镇定,眯着眼睛,看着虎引风,淡淡地说:

“先生,我实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来中国就是旅游,顺便感受一下大陆美丽的自然风景和悠久的社会文化,你们真的弄错了,我想,我们之间可能有些事情误会了。”

伊贺甲川虽然仍在狡辩,但在场所有人都听得出来,他的语气明显不像以前那样强硬,开始以一种比较理智甚至有些商量的口吻和审讯员说话,而不是刚才那种嚣张而挑衅的语气。

在审讯室外的张队长和房一梅对视了一眼,都微微点了点头,张队长脸上的不屑开始渐渐淡去,露出一些吃惊的神色,而房一梅皱起的眉毛则稍有舒缓,面色也平静了许多。

“误会?呵呵,伊贺先生,误会不是这样的,误会用不着持刀杀人,误会也用不着拍摄中国的敏感照片。你是个聪明人,我想我们就不用再兜圈子了。

如果你能认识到自己的行为给中国人民以及中国政府带来的巨大伤害,我想,或许我们还可以成为朋友,如果你再执迷不悟的话,伊贺先生,以后所有的事情你要负全部,你可想好了?”

伊贺甲川没有说话,双眼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一直在淡淡与自己聊天的年轻小伙子。

如果不是伊贺刚才突然感觉全身遭受了死一般的酷刑煎熬的话,他甚至对眼前的小伙子没有任何恶感,就算这个小伙子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也不会有任何感觉。

然而现在,伊贺甲川开始觉察到,自己遇上了一个强硬的对手,他所依仗的日本忍术在这个人面前甚至不堪一击,他甚至都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天堂地狱,不过在一瞬之间,伊贺的心中次升起死亡的寒意。

然而,作为伊贺家族十二忍者的蛇忍,伊贺有着超乎寻常的冷静和残酷,他不能认输,他还要为自己争取机会,现在还没到时刻。只要自己不开口,再过四十八小时,中国政府就不得不乖乖放人。

而自己就可以大摇大摆地走出中国的国门,甚至在外面召开发布会,向全世界宣布中国迫害日本游客的卑劣实情,伊贺甚至看到了自己被无数镁光灯和话筒包围的景象,他又一次升起胜利的信心。

坚持,一定要坚持住,这个中国人只是在诈自己,他什么证据也没有掌握。伊贺一遍遍在心中给自己打气,脸色渐渐重新镇定下来,刚才那一丝慌张和犹豫之色重新消失不见。

操他妈的,还真是小日本,真够难缠的,虎引风看见了伊贺的表情变化,心里也有些没底,毕竟,这是他次面对这样的对手,也是他次审理这样的案件。

如果自己不能攻克这个硬骨头的话,丢面子是小,房姐身上的压力将会空前加大,她可是将宝押在自己身上了。

“狸仙,狸仙,怎么办?”虎引风没办法了,只得和大肥猫商量对策。

“嘿嘿,老大,我看你近养尊处优,怎么忘了自己的杀手锏了,既然能用散魂裂魄鞭抽打这小子的地魄让他受罪,为什么不抽打他的天魂,让他变傻,到时候你想问什么他就说什么,小心,千万别抽得太厉害,万一这小子彻底死了就麻烦了。”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虎引风直想给自己一巴掌,还真让大肥猫说对了,当局者迷,这么简单的道理居然都没有想通,这段时间跟着高老二是有些不务正业了。

虎引风决定再回北京,一定不会再跟高赟到处东溜西逛,自己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不能跟着这个大纨绔浪费时间。

当下,坐直身子,对着身旁执笔的侦查员说:“注意,开始记录。”

那个侦查员一愣,心想,你什么都没问,那日本小子什么都没说,我记录什么?

然而就在这时

神目道  百一十八章 难缠对手

,一幕令人目瞪口呆的景象发生了,虎引风开始不紧不慢地问话,而伊贺甲川却像喝醉了的酒鬼一般,双眼发直,口齿喃喃,不过仔细听还可以听清楚。

“姓名?”

“伊贺甲川。”“性别?”

“男。”

“年龄?”

“25岁?”

“住址?”……

当整整九页的审讯笔录材料交到审讯室外的房一梅手中时,张队长的眼睛已经快要凸出来了,幸亏眼睛比较小,眼眶周围的肌肉比较有力,不然,那对眼珠子说不定真会掉在地上。

虎引风对着房一梅淡淡一笑,说:“房姐,现在基本上可以肯定,伊贺甲川和死去的柳归浩二都是日本伊贺家族的新生代忍者,也是日本间谍,来我们国家就是为了刺探军事情报。

他的落脚点在阳光旅社11号房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房间里一定有你们急需的定案证据,快点去搜查吧。”

“小李,小张,马上准备车子,带上搜查证,立刻去阳光旅社11号房间。”

还没等房一梅发话,旁边的张队长已经迫不及待地下达了命令。

现在的他,来不及探讨刚才虎引风究竟用了什么办法让伊贺这个又臭又硬的家伙乖乖开口的,他需要的是直接证据定案,然后将案件接手,由国安局全权办理。

房一梅那双细长的眉毛微微一挑,不过也没说什么,就和虎引风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现在的房一梅,一身轻松,眉宇间的傲气和冷漠已经完全不见,换之一副春光洋溢的笑脸,显得更加迷人。虽然人到中年,依然风情万种,连虎引风看了心头都微微一颤,急忙低下头装作整理鞋带,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房一梅亲自给虎引风泡上一杯碧螺春,说:“小弟,多谢你了,你要不来,我还真是骑虎难下啊。”

虎引风笑着说:“房姐客气了,不过就是小事情,举手之劳而已。房姐,事情办完了,我也该走了,等有时间了再来看你。”

“别,干嘛这么着急,多玩一天不行吗?”

房一梅是真心想挽留虎引风多呆一天,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比自己年龄小了将近二十岁的青年人,一生没有对异性动过真情的房支队长次觉得心中有一种暖暖的感觉。

当然,她是不会流露出来的,宁愿把这种感觉当成一种姐弟之情,甚至母子之情,她不想破坏自己和虎引风之间的默契,就像她从来不过问虎引风在案件中所表现出来的超乎常人的判断力和技能。

房一梅知道,虎引风肯定有自己秘不外宣的秘密,他不说,她也不主动去问,只要虎引风能帮她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刨根问底。

房一梅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什么样的性格会让男人吃不消,尽管她没有经历过刻骨铭心的爱情,但不代表她的智商有什么问题。

事实上,虎引风喜欢房一梅的也正是这一点,看破,但不说破,这是一种素养,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见虎引风真的要走,房一梅也没有过多挽留,只是转身从自己的卧室变戏法一样拿来一套西服,一定要虎引风换上再走,说是自己送给弟弟的一点礼物。

这是一套深色毛料进口西装,房一梅花了小两万块钱,不过,能为自己喜欢的男人选购衣服,房一梅感觉很高兴,一种从没有的幸福感慢慢溢满了心头。

看着高大帅气的虎引风在新衣服的衬托下显得那样神气和风度翩翩,房一梅的心中再次掠过一丝连自己都听不见的叹息。

这时候,虎引风突然想起了什么,朝门外叫了一声:“云森,将公文包拿来。”

云森应声而入,这哥俩都在外面等着虎引风与房一梅话别,然后好重新赶路。听见老板叫自己,急忙进去。

虎引风打开黑色公文包,从中取出一只锦缎盒子,然后对云森说:“好了,你先出去吧。”

云森走后,虎引风对房一梅说:“房姐,我也给你准备了一件小礼物,你看看喜欢不?”

常州好的妇科医院
常州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常州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常州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常州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