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云乱煜 第九十五章 生死由命无凭据

2019-09-26 00:04:38 来源: 昆明信息港

覆云乱煜 第九十五章 生死由命无凭据

车厢里很沉闷,慕容似乎除了遇到秦穆绵以外,任何时候都很平静,几乎是乏味的平静。

叶夏仔细凝视了慕容一会儿后,终究她还是个女人,没有对慕容产生多么惊艳的想法,反而看得多了有点面目可憎的意思。所以她不再看慕容,而是从车厢中伸出头去。

刚好看到萧煜和秋月两人,一个看着天上的月亮发呆,一个看着地上的月色出神。

“俩大男人一起看月亮,恶心不恶心?”

秋月低下头,无奈一笑。

萧煜回神,转头看了她一眼,很酸的说了一句:“少年不知愁滋味。”

很酸,不过却很能体现萧煜现在的心情,在十五岁以前,他也觉得这个世界很轻松,美好。

一般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忌讳被别人说嫩,不够成熟,总要努力装出一副老气的模样,所以叶夏立刻反驳道:“你才少年,你全家都少年。”

萧煜淡淡笑道:“我倒是很乐意,可是这不可能。”

叶夏看着他,晃了一下神。

萧煜视若无睹,自顾说道:“年龄增大,意味,天底下的事说到底不过是和义务两者罢了。你有你的,我有我的,两个在一起,有时就会变成冲突。他想要维护家族的百年流传,我只是想要我的母亲,到底谁对谁错?这些话我不想多说,何况你这种生活在父亲庇护下的小姑娘,和你说了你也体会不到。”

叶夏恼怒道:“谁说我被父亲庇护着,现在我不就是独自出游?”

萧煜靠在后面的车厢上,慢慢说道:“如果你不是有一个很厉害的父亲,我才懒得带着你一起,这种庇护并不是他一定要在你身边,就像我依托于道宗,只是一个名字,有时也会有超乎境界的力量。”

叶夏恼怒更甚

覆云乱煜  第九十五章 生死由命无凭据

,萧煜好像乏力,摆摆手说道:“你跟我争论这个没意思,如果你能像刚才的秦穆绵一样厉害,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叶夏狠狠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萧煜看了一眼秋月,压低声音对她说道:“你喜欢他?”

叶夏恼羞成怒,杀意满满。

萧煜大笑,指着秋月说道:“不过禅师可是出家人……”

没等萧煜说完,叶夏已经缩回脑袋,重新回车厢中去了。

萧煜收敛了笑意,继续望着茫茫月色,愣愣出神。

……

马车咯咯吱吱的走着,到西河原难免想起林银屏,更何况这次萧煜本就是为了林银屏返东都,想起她的伤势,更是愁上加愁。

慕容在车厢内闭目凝神,看似无动于衷,其实也在观察萧煜。

忽然,她开口道:“你辛苦隐忍多年,才逃离了东都那个牢笼,这次回去,真的不后悔?”

萧煜没有回头,隔着车厢回答道:“有些事逃不掉的,总是要去面对。”

“可是现在还不是面对的时候。”

萧煜闭上眼,似乎在回想什么,叹息道:“我不是萧烈,我做不到。”

秋月忽然插话道:“随本心而行,明性修身。”

萧煜和慕容各自沉默不语。

天空渐渐由漆黑变为深蓝,在深蓝的尽头浮现了一抹鱼肚白。

几人停下马车,在一片小树林旁边升起了一堆篝火。

慕容和叶夏两名女子坐在一边,萧煜和秋月坐在一边。

篝火上烤着一只刚刚被萧煜捉回来的兔子。

伴随着哔哔啵啵的柴火燃烧声,香气慢慢蔓延开来。

从未接触过这种东西的叶夏早已经是满脸的期待,慕容闭目不语,秋月垂首诵经。

萧煜在叶夏不甘的目光中,很诚挚的邀请秋月和慕容两人:“酒肉穿肠过,佛祖心头坐。两位要不要来一点尝尝?”

慕容无动于衷,秋月摇头拒绝。

于是萧煜和心满意足的叶夏分食了这只还算肥硕的烤兔子。

天亮了,萧煜几人继续前行,没过多久,就已经可以听到青河轰轰的雷鸣声,似乎空气中也多了几分湿意。

秋月指着青河说道:“传闻上代魔教教主,曾经一手断青河,让青河水积蓄高达三十丈,水漫西河原。”

萧煜瞬间想到了在大雪山底下的山洞中,菩萨居处里的那堆灰烬,摇头感慨,曾经雄霸天下,飞灰一把。

慕容冷不丁说道:“现在魔教教主之位,仍旧空悬。”

萧煜忽然明白,为什么秦穆绵执意要杀自己,执意要披上那件紫魂衣。

不过这次袭杀也把两人曾经那点情分用了干净,所以他也不欲理会秦穆绵之事。

众人遥望着青河方向稍作歇息之际,一阵清脆的铃铛声响起。

一道黑影从后面向道利箭般冲了出来,那是一匹黑驴,却比传说中的汗血马还要快。

一个眉眼清秀的小道童正骑在黑驴之上,好奇的望向萧煜一行人。

萧煜忽然觉得有些不协调,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或者是少了一个邋遢的老道士?

道童看了他们一眼,却没有停下同行的意思,只是重新加快了速度,一溜烟的越过萧煜等人,径直朝前去了。

秋月笑谈道:“传闻道宗曾有稚童七岁悟道,不知是真是假?”

萧煜笑道:“我可三月如履霜,天地之大,这也非是不可能之事。”

秋月摇头道:“原本我不信道宗气运之说,可如今萧居士你的境界提升之快,甚至可以说百年无可并肩者,现在也是不得不信。”

萧煜平静道:“气运!运气?看不得,说不懂,想不通。”

慕容轻声道:“千年圣人出。”

……

徐林站在中都成头上,遥望着东方,忽然想起魏迟出城前做得一首词。

晓角遥吹,马嘶剑鸣,几点红颜泪。

残月已坠,白山无翠,风寒人难醉。

夜来风急,往事盈胸,人来未相会。

轩然一笑,拔剑四顾,心安即吾乡。

生死由命无凭据。

“你好像知道你会死?你们这些士子啊,很简单的一点事,愣是被你们弄得这么复杂。”

徐林长笑道:“好一个生死由命无凭据。”

你有你的苦,他有他的难,谁对又谁错,只是生死由命。

潮州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潮州治疗阳痿方法
潮州治疗阳痿费用
潮州治疗阳痿医院
潮州治疗早泄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