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女笔记 11.所谓命运

2020-01-16 19:05:34 来源: 昆明信息港

大魔女笔记 11.所谓命运

如果说一切仇恨,愤怒,哀怨,紧张,都需要一个发泄点,来让她们重新变回完美的,令人敬仰的“神”的话,那么那个归结的点,就应该是自己了吧。

自己只是一个被创造出来的,并不能算是人类,甚至连生物都算不上的……东西。就连这一点,也是在后来听瓦尔基里的劝解中,才逐渐理解到的。

如果不是她的话,说不定现在的自己,还天真的以为自己是诸神费尽心血而制作的“人类”呢。

宙斯在一开始把自己哄的很好,甚至能让自己因为感谢而绕着她团团转。她告诉了自己,自己是一切美好事物的化身,而且事实上,宙斯也的确做足了表面上的工作。

众神们赐予了自己很多很多美好的东西,虽然这些由自己来说显得过于自夸了一些。

但是……只要自己愿意,自己去刻意行事的话,自己绝对是完美的,没有谁能够超越自己。

然而,这些美好的东西,终究只是一个表面而已。这一点,无论知道的早晚,都无法再去改变了。或许,从自己诞生的那一刻开始,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就像那呆在天堂门口,每每遇到一个上天堂的家伙,就像是站街女看见了客人一样凑上去的巴比伦般,自己的命运,在一开始就是很单纯的……按照诸神的意志去行动,换句话说,就是,听话就行。

然而,这样对于自己来说,的确也还算快乐,和一切看上去不是太可怕的家伙交谈,享受着不同于那骚乱的人界的,周围的风景。一切虽然单调,但是如果仅仅只是这样就可以好好的听话的话,那也没什么不好。

所以,这样的想法是天真的。因为命运,总是会恶意的破坏,或善意的帮助所有生命。然而很可惜,自己的运气。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很难得才会开口,而且基本不会超过几个字的普罗米修斯,这样冷淡,但是却意外的关心自己的她,在某一天突然就消失了。

毕竟是一直在关心自己的家伙。所以无论如何,自己都必须要打听到她的去处。

自己去问了瓦尔基里,然而平时一直很诚恳的她却在那个时候第一次撒谎了。

“她有了要完成的任务。”

瓦尔基里这样说着,不自觉的把视线撇开了。这一看,就是在撒谎吧。

如果瓦尔基里都在刻意隐瞒的话,那就别谈其余的了,所以,只能鼓起勇气去询问宙斯了。

然而她给出的答案却和瓦尔基里是无比的相似。

“她有着自己要完成的任务。”

相比于老实的瓦尔基里,宙斯骗自己的功夫明显要高上了很多,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清楚,她们隐瞒了自己什么重要的事情。

真是奇怪啊,为什么谁都可以知道,偏偏自己不行呢?

自己跑了出去,想靠自己的力量得到答案。

但是,明明是完美的自己,却还是无法做到独自寻求真相这一点。不过,或许这就是命运吧,自己遇见了一个,头一回见到的。危险的家伙。

她自称洛欣,这就是她全部的自我介绍了。然后她像是看穿了自己在想什么一样,把头凑了过来,在自己的耳边嘀咕着。

“我答应了。”

自己答应了她的要求。看起来也很简单。

在伸手于自己的额头之上点了一下之后,洛欣便告诉了自己一个,最能让自己信服的真相。

“那个女人偷偷的盗了火种,送给了人类。现在,她被关了起来。小家伙,不要有什么古怪的想法。因为已经有人去救她了。”

……

啊,的确啊,这时候的人类,还不会用火呢,但是,无非只是火种而已,为什么,宙斯会如此的生气……甚至,紧张呢?

然而这个问题最终也还是没有人来为自己解答,对此洛欣也只是神秘的笑了笑而已。

回过神来的时候,普罗米修斯已经和往常一样在宙斯的身边了,看起来,宙斯已经原谅了她。只不过,她那看着自己的,有些可怜的眼神,却让自己永远无法忘记。

这时候,宙斯十分郑重的,交给了自己一个魔盒。

“潘多拉,拿着它,像是对待自己的生命一样珍惜它。”

漂亮的镂空盒,里面好像还有很多很多的黑蝴蝶在飞舞着。

咦,奇怪了,为什么大家都如此的沉默呢?就好像,在畏惧着什么一样不敢发言。

而且,宙斯只强调了这个漂亮的,镂空盒子的重要性,除此之外,她就再也没有说什么了。

好奇怪啊,这个盒子,看起来,应该是可以打开的吧?虽然里面的蝴蝶可能因此飞出去,但是……这样漂亮的蝴蝶,可不能给关在这么点大的盒子里。

“潘多拉!”

就在自己准备打开铁盒的那一刹那,宙斯叫住了自己。

“是!”

怎……怎么了?难道说这个盒子不能打开么?

“我想让你去人类世界一趟,让你熟识一下人类,让你体验一种名为‘爱’的东西。”

“爱?”

那一刻,回想起来,还真的是不寒而栗。

除了宙斯之外的大家,在那一瞬间都好像生气了。

紧闭双眼的普罗米修斯,瓦尔基里按住剑鞘的手也在颤抖着……然而,她们最终还是平静了下来。

“没错,是爱。不要犹豫了,我已经替你安排好了住处。带她去吧。”

“……”

普罗米修斯来了,然后,有些强硬的抓住了自己,把自己带去了一个陌生的,却又十分好奇的地方。

那里是名为人类居住的地方。

能被带到那里,也是自己唯一一个,会感谢宙斯的理由。

那是自己第一次与埃庇米修斯的见面,虽然……有些尴尬的难以忍受。

“他是我弟弟。”

普罗米修斯难得的开了口,然后把一个与自己差不多高的小男孩推到了自己的身前。

当时的自己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当然,对方也是。只能互相看着彼此,大眼瞪小眼而已。

“好好相处吧。”

普罗米修斯丢下这句话之后就立刻消失了。哎?这就……走了?明明还什么都没开始吧!

怎……怎么办?眼前的男性人类,看起来也不像是怎么会交谈的样子。而,而且,就算他真的问自己了,自己又该怎么回答?老老实实的说真话么?可是,他到底会不会信,而且,会不会因此对自己产生反感呢?

……呜哇,太乱了,说什么好好相处,可是完全没有办法开始啊!

“你你你你嚎!”

他似乎咬到了舌头,有些痛苦的皱起了眉头,与此同时,朝着自己伸出了手。

没错,那是自己无论变成何种模样,都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刻。即便命运还有重新选择的机会,自己也仍旧会选择与他相遇的这一支,然后,在此刻和初次一样,放上自己的手掌。

“埃庇米修斯,欢迎你来到我的国家,潘多拉。”

……

“潘多拉,就算是这样抛头露面的展示你的爱人,你也一点也不担心他的安全么?”

米娅不断的吸收着潘多拉从魔盒中放出的黑蝶,然后再依法炮制的还回去。

虽然这样对潘多拉基本是没有什么效果的,但是,对于她身后的埃庇米修斯来说就是致命的了。虽然他已经有了神格,但是身体还是和别的生物一样,无法抵抗魔盒中以黑蝴蝶为形态而存在的灾祸。

就算是笨蛋,也不至于带一个累赘上战场吧,潘多拉到底是在想什么。

“展示你的弱点,可不像是你会做的事情。”

“啊,是吗?”

潘多拉显得很无所谓。

不过这明显是做给别人看的,就算她现在好像显得很随意,但是也无法瞒过米娅。

她无时无刻不在注意着保护她的爱人,很难想像,在不久之前还是随性而为的她,现在居然是这样一副摸样。

然而,她却并没有因此而变弱,相反的,她似乎更加的危险了。就好像随时会因为爱人受到危险而愤怒的把敌人吞噬的野兽一样。

看来,埃庇米修斯的出现可不仅仅只是个累赘,相反,她给了潘多拉无比的欣喜。

越来越麻烦了啊,不仅仅是路西菲尔,现在连潘多拉也是。母亲用着各种各样的办法,把这些棋子死死的拴在了她的身边,更无奈的是,她们明知道如此,却还心甘情愿的为母亲服务。

她们并不是什么傻瓜,因此,她们所服从的原因,也只是一个名为目的的东西。

彼此都有着想要完成的,想要得到的的事物,而母亲的出现给了她们一个,可以完成心愿的,最好的机会。因此她们聚集在了一起,看似松散,实则团结无比。

果然……是母亲啊。

似乎艾莉西亚的部队已经手搓,并且开始往回撤了,那些骑士肯定也完成了任务。那么,再留在这里,剩下的只是危险了。

一边招呼着莉丝赶紧从漫天的火焰里脱离战斗,米娅一边向后退着。

所幸的是,潘多拉没有追过来的意思,只是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事实”而已。

“你们,永远不了解,也无法赢过你们母亲的,绝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用户请到qidian阅读。)

兴城市妇女儿童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烤瓷牙的保养
马晓年教授 (Dr.Ma Xiaonian)清华大学玉泉医院
秦皇岛治疗宫颈炎方法
镇江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