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小鸭嘚天鹅梦7z7z

2019-06-13 21:13:40 来源: 昆明信息港

丑小鸭的天鹅梦

的确,她长得不是很丑但也说不上漂亮,眉毛有些短,眼皮有些单,嘴巴更有因吃东西过多而变大的嫌疑;圆圆的脸上还不时有痘痘出来捧场,不足158CM的身高更是她的致命弱点。整个人除了普通之外硬说有什么优点的话就是挻可爱的。柳绿放下镜子发出今天以来的第N次叹气,过去的十八年怎么就没注意到自己有这么多缺点呢?

自从进了大学,成批量的美女拖着英俊的男友在她眼前晃来晃去,严重刺激着至今单身的她脆弱的心灵。原来她是这么的逊色,可笑的是老爸还给她起这么恶俗的名字—柳绿,这下好了,真的给别人当绿叶陪衬了。更可恼的是新生欢迎舞会上竟没人请她跳一支舞,让她像晒咸鱼似的晾在一边,呜呜……好伤心哟,都怪这该死的学校阴盛阳衰啦!正当她暗自伤神的时候,宿舍头号美女飘过来:“怎么啦?小丫头思春啦,这么闷闷不乐的。”

柳绿支支吾吾的问了一句:“嗯,那个,怎么化妆才能让自己变漂亮?”

美女一号听闻笑弯了腰:“怎么,你也开始食人间烟火啦?我还以为你能素面朝天多久呢!”

柳绿撅着嘴嗔道:“不教算了。”

美女一号立刻作严肃状淳淳教导:“依我的经验,这天下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办要选好适合自己的化妆品,保证你像灰姑娘遇到魔法师一样变成公主。”

“呯”门委屈的叫的了一声,挤进两个纤腰柳眉的美女,应声道:“还要选合体的衣服,穿出气质来,你看你整天穿一身肥大的运动装,连曲线都没有,那来什么气质可言。”

柳绿闪着感动的泪光道:“拜托各位帮帮忙,我——决定改变啦!”于是其余三人组成的“拯救柳绿”行动开始了!

首先美女一号出马,拉着柳绿出入各类化妆品专柜之间,于是乎她的半个月生活费变成了一堆各式各样的瓶瓶罐罐;接着美女二号又押着她去什么服装专卖店,当她颤抖着掏出一分钱时,美女二号毫不犹豫的拖着她迈出了店门;她还没来得及哀号这个月怎么过时,美女三号立刻发号施令,坚决的把她的零食送人,还勒令她即日起减肥……

她,她,她……天啊,这日子没法过啦,计划刚施行一个星期,她的生活一切都乱套了,嘴巴被涂的红红的好奇怪哟,穿上几乎像清朝宫靴似的高跟鞋,还差点跟大地来个亲密接触,更痛苦的是已经吃了好多青菜水果,饥渴的胃多么需要各种肉类的充实。这简直是摧残人性,有违自然规律嘛,我,我实在受不了啦,我决定——不变了!正当她想把这些话喊出口时,宿舍门就吱一声被推开,一个帅得不得话的脸探进来,但表情却是一股着急的样子:“请问,看到恐龙没有?”

柳绿呆呆的张着嘴,就差流口水啦,恍若未觉,心道:妈呀,这不是我心中的王子吗?帅哥提高了声音问:“请问看到恐龙没有?”

这回柳绿听到了,恐龙,什么恐龙?都E时代了,开什么国际玩笑?又一想不对,现在上不都管丑女叫恐龙吗?难道他……哼,本姑娘长得有那么可怕吗?简直是叔可忍,嫂不可忍!她忘了脚下长达八厘米的高跟鞋,愤然而起,长裙飘飘迎风舞,黑发闪闪如缎带,目露凶光,刚要吼:“长得帅怎么啦,长得帅也不能欺负人啊?”

这一句悲壮的话还没说出口,一个趔趄,身体直直的向前扑去。好在帅哥身手敏捷,一个跨跃将她抱住“哇,好一个英雄求美哦!”在门前三位损友震天的呼声中,帅哥又似抱着一块烙铁似的将可怜的柳绿扔在地上,当她以这种姿势在地上趴了一分零八秒起来后,凶手已经逃之夭夭。留下狼狈的她遭受人姐妹的“严刑拷问”。

美女一号:“你们怎么认识的,平时不声不响的,看不出啊!”

美女二号:“都找到宿舍啦,还抱着你,真亲热哦!”美女三号:“都怪我们出现的不是时候,对不起哦!”

“够了,”柳绿大吼一声:“你们说什么呢,我那知道他是那里来的倒霉鬼啊,就见他冲进宿舍一个劲地朝我叫恐龙,还害我摔了一跤,我,呜呜……我真有那么丑吗?”

众姐妹傻了眼,不会吧?还是老三反映快:“咳,别听他的,我们家柳柳可美了,你就是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多交几个男朋友,气死那个死菜鸟。”

其余两个异口同声地说:“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

坚强的柳绿化愤怒为力量,坚决的戒了零食,迅速的学会了眉刷和口红的用法,还以惊人的毅力学会了穿着高跟鞋斯文的走猫步。她的口号是:要漂亮,要报仇!转眼圣诞节到了,这次的面具舞会她可不能错过了。今非昔比的柳绿带着可爱的雪纺帽,卷发松松的搭在小洋装上,双腿在高筒靴的陪衬下也是纤长有质,卷卷的睫毛下一双水水的大眼,胖乎乎的脸上梨涡微现,走在路上回头率一直飙升。啊,这种感觉真好!正当她自我陶醉之际,一个熟悉的身影闯入了她的视线,就是他!柳绿几步跨到那个男生身后,厉声喝道:“你,回头,叫什么名字地?”

帅哥回过头看到一个SO可爱的的美女正怒目而视,用不伦不类的语气质问他,于是他依样反问道:“你,问我?为什么地?”

柳绿气冲冲的说:“上次你好大胆,到我们宿舍来捣乱,还把本姑娘摔在地上,事后又潜逃,你以为这样就可以一走了之了吗?”

帅哥眨眨眼睛,不好意思的一笑:“原来那天摔得是你呀,对不起啊,我急着找恐龙,又怕你的姐妹误会所以先走了。对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改天请你喝咖啡陪礼。”说完一溜烟的跑了“哎,你……气死我啦!”柳绿跺跺脚,心说算了,不要破坏我参加舞会的心情。

到了舞会上,她坐在位置上随手拿了一杯果汁慢慢的喝着,突然一个男低音在耳边响起:“美丽的女孩,可以请你赏面跳支舞吗?”

柳绿抬头看到一个戴着狼面具的男生优雅的伸出手,她的心怦怦的跳,天,这可是次有男生邀请她耶!她戴上面具,矜持的伸出手,随着音乐滑下了舞池。男生一边跳一边在她耳边低声问:“我可以知道你的芳名吗?”

“柳绿,你呢?”

“杨天问,机械自动系,年龄十九,体重56KG,双子座,身高176CM,怎么样,够详细吧?”

柳绿嘲笑道:“你对每个女孩子都把自己介绍得这么详细吗?又不是相亲。”

杨天问轻笑道:“当然不是,只对你,还有舞会结束后有没时间,请你喝杯咖啡。”

柳绿心跳漏了一拍,不会吧,难道今天犯桃花?不过她想了想反问道:“我跟你又不熟,为什么要答应你?”

杨天问摘下面具,一张俊脸带着邪邪的笑出现在柳绿面前,柳绿立刻呈石化状,真是冤家路狭,正是那倒霉男,亏她刚才居然还为她心动咧,真丢脸!她一恼怒的甩手要走,杨天问一只手紧紧的环住柳绿的腰,另一只手抓住她不让她走,一边伏在她耳边低低的说:“羊入狼口了还想逃?我已经道歉了怎么还生那么大的气?”

“我,”柳绿顿了顿说:“那天你干吗叫我恐龙?”

“恐龙?”他讶异的挑起眉,侧头想了想,一丝笑意在嘴角蔓延,像水波纹一样扩散至眼角眉梢,看得出他竭力认着不至于失态。

柳绿愤愤的问:“戏弄别人很好玩吗?”

杨天问低下头,碎发拂上他晨星般的眼睛,看着她郑重地说:“小姐,请容我解释,我想你误会了,恐龙是我制作的一个遥控模具而已。”

柳绿的脸一下子烧起来,这下糗大了,谁叫她那么多心呢?她想立刻离开这里,可是动了动身子没能离开,反而被他吹来的气息弄得面红耳赤慌乱中更中狠狠的踩了“大灰狼”一脚。杨天问好笑的看着她狼狈不堪的样子,这丫头倒是个直性子呢。这时候音乐正好结束,柳绿逃命似的向门外跑,谁知一脚绊在门坎上,身体又直直的前冲去,杨天问一探腰,稳稳的抱住了她,在周围一片唏嘘声中杨天问赶快搂着她走出了舞会。

老天,我中了什么邪,为什么在他面前总是出丑,柳绿又羞又气的想着,忽然委屈的哭起来。这下杨天问可慌了手脚,忙忙的说:“大小姐,又怎么了?别哭别哭,要不然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你呢!”

柳绿瞪着含泪的美目控诉道:“都怪你这个扫把星,一遇到你的就倒霉的事不断,还害我在那么多人面前出丑……”

杨天问哀叹一声,果然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孔夫子诚不欺我。为了避免耳朵再受荼毒,忙举双手投降:“好好好,我错了,我们先去喝一杯咖啡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然后你再慢慢想想让我做什么可以弥补对你的伤害,OK?”柳绿看着眼前的帅哥,似乎没那么讨厌,不由自主的跟着人家进了咖啡厅。

喝完一杯卡布其诺后,柳绿小姐已经彻底忘记了刚才的不快,即而又语出惊人:“我要你送一大束鲜花到我们宿舍给我道歉,这样我还可以考虑原谅你。”杨天问心里窃笑着:哈哈,这女生太可爱了,看来他要在大一的时候就结束单身生涯,好好谈一场恋爱呢!

某个星期日,按惯例是柳绿的睡觉日,正当她在被窝里睡得昏天暗地时,一阵不和诣的敲问声在耳边响起,她用被子捂上耳朵继续睡,可是那敲门声很有耐心的一直响。她火大的穿上拖鞋,正想质问:你怎么不带钥匙?“

一开门就是一大捧鲜花,怔怔的接过花,一张粉阳光的俊脸闪出,“妈呀!”柳绿尖叫一声“啪”把门关上,脑子飞快的转着:怎么办?没化妆,还穿着睡衣,糟了,丑样子都被他看到了!她也不清楚这么在意在杨天问面前的形象,反正她感觉又一次在他面前丢脸了。

杨天问则莫名其妙的被关在门外,又听到她见鬼似的尖叫,不由的头皮发麻,这丫头又怎么啦?对她擅长制造意外的能力他已经见惯不惊了。在他被关在门外二十一分零八秒时才见柳绿轻轻的打开门,已经穿戴整齐打扮完毕,而且文温尔雅的走出房门,“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顺便解释一下为什么把我关在门外久?”杨天问杵在门口不动。

柳绿可心虚了,千万不能让他看到屋里衣被凌乱化妆品乱丢的惨像。她不自然的笑着把杨天问推出了房门,故左右而言它地说:“嗯,今天天气不错哦,很适合户外活动。”

一句话提醒了杨天问:“对哦,今天是请你去逛公园的,有没有问啊?”

柳绿忙忙的点头:“有空,当然有空。”就在他们逛过几次公园,压过N次马路之后,杨天问就自然的对别人讲他们在交住。柳绿更是求之不得,稍作反抗后就甜蜜的接受了。

交住越深,柳绿也越担忧,她是个丑小鸭,靠着打扮才变成天鹅的模样,可是这终不是长久之计,万一有一天他发现她不是他看到的那个模样,那时候马车变成了南瓜,怎么办?不管了,这每天化妆累得要死的日子她过够了,而且她不想在她舍不得他的时候再痛心的分手,坦诚的讲吧,不要伪装了!

这天晚上,他们并排坐在草地上数星星,柳绿吞了吞口水问:“天问,如果我变得很丑你会喜欢我吗?”

天问懒懒的伸着腰说:“又犯傻了,爱一个人又不是只看相貌,人都会变老变丑嘛。其实我就喜欢你率真的个性,够自然,你次摔倒时脸上瞬息万变的表情,跳舞时的羞涩与狼狈还有委屈时会哭,这都不是一个虚伪的人做得到的,这些正是我喜欢的与相貌无关。”

柳绿幸福的叫道:“问!”意外的杨天问吻上她的额际,她的脸腾一下烧了起来:“干吗偷吻我?”

杨天问一脸无鼙的说:“你刚才不是要我‘吻’你吗?我有求必应啊!”

“杨、天、问,找死了你!”柳绿有些甜蜜的嗔道,这个小滑头。这次谁知杨天问一伸手把她搂在怀里,轻轻的吻上了她的唇。好一会她才脸红心跳的移开,小声的说:“这次又是为什么?”

杨天问狡黠挑挑眉毛说:“你不说‘要天吻’要我天天吻你嘛!”说完起身就逃,柳绿在后面张牙舞爪的追着。

虽然没有变成天鹅,但丑小鸭也有自己的幸福,柳绿一边跑一喧幸福的想着。:忧郁的橘子

中医辩证
中医能治癫痫吗
预防护理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