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恨浮生

2019-06-26 05:09:57 来源: 昆明信息港

“你觉得,我会给你么?”傅凌云偏着头,说道。“不必含蓄了,你的意思,我懂。”千羽冷冷一笑,话音刚落,两人同时出手,直击对方要害处。一招一式皆是凌厉到了,看得台下的人不是云里雾里看不清,就是为他们捏了一把汗。于是,没有丝毫预兆地,他们的交锋将整个武林大会的气氛推向了顶点。根基尚不太稳的武林盟主和消失两年的江湖杀手之间的对决,真是看点无数啊!不过,在大多数人心情激动的情况下,总是有那么一部分人的情绪是与众不同的。这些人,包括了正在担忧的柳寻然,正在震惊的符安、梁杰、令狐尘、慕容常、万刃等人,还有便是情绪复杂的洛无影。至于为何复杂,缘由有很多。其中之一便是,傅凌云身上的和田玉坠,说起来好像正是他给的。那趟白骨府之行,他其实就是冲着这和田玉挂坠而去的。而至于为何玉坠会在白骨府中,这乃是因为白骨府的主人在千羽的父亲逝去后偶然从一个商贩手中搜罗到了这个玉坠。据说,那个商贩是在冷家的一片废墟之中,看见了玉坠并捡取的。他当初若是能够知道,日后他会遇见一个叫千羽的女子,他一定不会将她父亲的消息转卖给他们的仇家;他当初若是能够知道,千羽正是冷家的女儿,他一定不会费尽力气寻到了她父亲的信物却给了别人……什么叫做世事弄人,他想,这便是了。他紧盯着台上毫不留情的切磋,看着她不时地差点被伤到,他的心也不禁随之上上下下。这又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两年前在他们的相处中,保护她已经成了他的一项本能。可是到头来真正伤到他的,却居然是他自己。就在他不远处,还有一个人的情绪,也堪称是无比复杂。那个人正是千羽名义上的妹妹,冷千晴。之所以说是名义上的,那全然是因为,她们之间的姐妹情谊,早已在两年前她亲手将自己的姐姐推下山崖的那一刻,殆尽了。她当初原以为千羽必死无疑,谁料,两年后的一天,她在大街上偶然遇见了乔装与以前完全不同的她。尽管两年下来相貌稍有变化,出落得更加清秀了,但是那副熟悉的五官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认错的。当时冷千晴震惊的情绪她至今难以忘怀,不过仅片刻之后,她便发现了不对劲之处。当千羽看见她时,眼底竟未起丝毫波澜,仿佛见到了一个不相干的人。为了确认,她后来又假冒了千羽的身份出现在集市外,还刻意向千羽掷去了一支她曾经使用的白羽,以此作为试探。意料之中的是,千羽眼中的那丝疑惑与不解,那正是失忆的人才会有的表现。可是如今,她怎么又恢复记忆了呢?这大大超出了冷千晴的预算。她原本估计,千羽至少也得再过些时日才恢复记忆吧,少则几年,多则甚至一辈子都有可能恢复不了。到时候,待她成功地把洛无影追到手了,千羽也对她构不成威胁了。她愤恨地望着台上那抹轻巧的浅白的身影,两年以来一直游荡在心底的那缕愧疚之情,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么、那么轻易地,愧疚就被一种她也无法道明的情绪所替代。就在人人心情各异的时候,台上不可开交的两人却骤然停止,给人一种无比怪异的感觉。再一细看,才发现,情况有所不同。那是一种看上去千羽明显落了下风的形势,只见她手中紧握着原本应该挂在傅凌云腰间的和田玉坠,而傅凌云则以剑牢牢抵制住了她的脖颈,似乎随时都会要了她的性命。

湖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陇南的治癫痫医院
乌鲁木齐癫痫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